很拽,给我打ᐛ

资深神经病,智商不足,智障拔群ᕙ(`▿´)ᕗ傻子同人写手,无专攻,有喜欢的cp就写qwq头像大佬画的,@夏沫

大半夜又失眠੧ᐛ੭
就想画条裤子
啊啊啊鞋子好难啊我永远也学不会画鞋子!!!

关于嘉德罗斯被打后的脑洞

突然想到这么一个脑洞hhhhhhhh别打我,我是真爱粉!!!!

嘉德罗斯:我是大赛第一!

你被怼进地里过。

嘉德罗斯:我爸爸是最强的男人!

你被怼进地里过。


嘉德罗斯:我才九岁!


你被怼进地里过

昆,昆明的触???????昆明人充满了无限的骄傲!!

斜口A:

再发一遍(。)神他妈10的热度,,,至少给我点辛苦费吧(。)

买买买!

临江照衣:

关窗啦来放下本子试阅部分!是一个25雷狮+18雷狮x安迷修的故事

预售地址

虽然前面放出的是这样的画风……但其实是一个很腻歪的恋爱剧??在两人都已经在一起的前提下,脑补了两种不同可能性的未来

这本真画的我嘴里淡出鸟,忍不住加了很多恶趣味

总之是个突发本,所以完成度就是放出来的这样了大家随便买买!!觉得不符合预期现在还能退订(

顺便说唯一代理是【点心房】

!!!请大家不要买盗印谢谢!!!


羁绊②瑞金


*多谢小可爱啊,原来还是有人看我写得东西的啊,嘿嘿嘿|•ω•`)

*更新方式是隔天一更,就是今天发,明天写,然后后发这种方式(手机党好累啊|ω•`))

金有些不知所措,听刚才姐姐和这位格瑞大人的对话,答礼就是,他?

“金,对不起,从现在起,你就得跟着这位格瑞大人……”金能感觉到,秋的声线有些微微颤抖,他有些惊慌,毕竟在他眼中的秋永远不会露出那种负面的表情,姐姐一直都是笑着的。

“姐?为什么?”

金下意识得去拥抱这位女士,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?”而秋叹了口气,抬手摸着金的头。她很难过,毕竟父母都不在了,这世上她最后的亲人便是少年,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他。

秋实在,实在是放心不下这个大男孩。

“秋小姐,放心吧,我不会限制他的自由,你还是能看到他的。”

一旁的格瑞边起身边说,走过去有些强硬的拉过金,直直的往外面走去。而金对格瑞建立起来的良好印象全都碎了,在他看来,这个男人就是个恶魔!把他从姐姐身边抢走的恶魔!

“我说!等等啊喂!”金猛的站在原地不动,格瑞回头看了一眼看起来神色有些不悦的少年,低声问道:“有事?”
少年噘着嘴,想把男人拉着他的手掰开。“等一等啊你!为什么我一定得跟你走啊!?”

有些奇怪。

紫色的眸子不自觉染上了一丝危险的情绪,格瑞掰过少年削瘦的肩膀,把人正面对着自己,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金。

而金被他盯的有些不适应,但同样不自觉的被男人的眼睛吸引。

“怎,怎么……”

“你不记得我?”格瑞觉得一开始少年在秋面前是装的,但是。刚才少年的种种表现来看,这是把自己忘了?

“什么记不记得?我第一次看到你诶?你放手……”金晃动着肩膀想要逃离男人的掌控,但被男人愈来愈强的压迫感搞的有些力不从心。

=============
只有这么多了qwq没灵感啥都憋不出来
(:з」∠)_

羁绊①瑞金

“金,忘了我。”

“为什么?你要走吗?”

“我会回来的,等我。”

梦中的声音越来越小,但从灵魂深处透出的恐惧感与离失感却越来越浓厚,像是要把金裹起来,拖入深渊,那个身影也越来越模糊,一点一点融入漆黑的远处,唯剩下那抹略带些忧伤的紫色。

“别走!”

像是溺水的人刚被救起,金的身上都是黏糊糊的冷汗,他猛地从床上挺起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双手紧篡着。

他有些茫然的坐在床上,梦中带给他的那种巨大的不舍的感觉还没褪去,像一只大手紧篡着他的心脏,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的心脏残忍捏碎。

脸上有些不适,金抬手摸了摸,下一秒惊愕的盯着指尖有些不知所措。

哭了?这是眼泪?

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他居然会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梦给弄哭了?

揉了揉脸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,金翻身下床赶紧到浴室里洗了个澡,身上黏黏的真的很不舒服。

雾气萦绕的浴室里,少年眼神迷茫的低着头。冰凉的水滴落下,打在少年有些单薄的身子上,再顺着白皙光滑的肌肤流至地面。

那个人,是谁?在金的记忆中,似乎从小到大没有过什么交情很深的朋友,有来往的都是那些因为他的姐姐而故意来巴结他的人,但是,那种感觉却很真实,到底是谁……

还有,那个人说等他,是怎么回事?

不过可能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梦罢了。

说起来。

金的姐姐是一位很有手段的女性,自从幼年父母去世后,独自一人带大了还在咿呀学语的金,并把父母留下的一次不菲的遗产发展的更加富有,成为商界名人,想巴结深交的人不在少数。

因为知道秋对唯一的弟弟金很在意,很多人对金的态度也不是一般的好,所以金自记事起就是在众人的阿谀奉承之中长大的,被众人捧在云端,像个高高在上的王子。

换好衣服下了楼,却没看见秋,平时这个时候秋都是坐着等他下楼吃早餐的,但是今天,秋没在,而且,连桌子上都没有摆放早餐。

真奇怪……

“姐?姐?”金有些疑惑的四处寻找秋的身影,突然听到了对话的声音,一男一女,女的声音很熟悉,就是秋。
“格瑞大人,金是我唯一的亲人,就不能,网开一面让他待在这里继续平淡的生活下去呢?”

“秋小姐,在很多年前我们不就协商好了吗?我给你资源与权利,报答的话,就是金。”

“可是我,非常舍不得他……他是我的弟弟……”

“这个您放心,我不会……”

说话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躲在角落的少年,停下了话语,一动不动的看着少年。

长大了啊……

秋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去,看到了角落里的金,她有些慌乱的道:“哎呀,金,你起来了吗?真是的,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,快过来。”

金懵懵懂懂的走了过去,发现那个男人的目光一直粘在他身上,令他脊背有些发寒。

“这位是格瑞大人,这是我的弟弟,金。”

坐到男人面前,金才有机会打量起这位叫格瑞的大人物,银发,脸庞精致又带着些不苟言笑的冷漠,而且,这人的眼睛,是紫色的,跟梦里看到的有些相似。

什么啊。还在纠结那个莫名其妙的梦吗!?

“你好,格瑞大人。”

格瑞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,接着说道:“秋小姐,我能助你获得现在的一切,也能马上夺去,我最近刚从国外回来,听说,最近你集团的股份有些不稳吧?”

金迷茫的听着,他对秋在生意场上的事一向不管不问,但看到秋低着头,一脸为难的样子,也意识到了一些事情。

“那么,我的答礼,我就带走了。”

============
有人看吗?(:з」∠)_没人看的话我就不写了,有人看的话我就继续写下去吧

嘛,设定是金是19岁,格瑞27岁然后剧情的话,你们看着也能大概猜出一点qwq

大家如果不喜欢这个题材的话我就停了,啊,估计没人看吧QAQ

[雷安] 小段子(烂梗脑洞)

      对于安迷修来说,像雷狮这样的混混,整天只知道虚度生命,自己堕落不行,还得拉着别人一起怠惰,真是个祸根。

      作为学院里的纪律委员长,安迷修心里强烈的正义感想要把雷狮这个问题分子教育到改邪归正。但是要让一只肉食动物突然之间改吃素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 “我说,委员长。”雷狮痞里痞气的坐在安迷修的课桌上,面对着正在收拾书包的安迷修,眼里划过一丝不爽的情绪。见安迷修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他猛的伸手钳住安迷修收书的手腕。

      “听人说话啊,安迷修。”

      手腕处被钳制住,微微有些疼痛,安迷修下意识的想要挣脱,但无奈这人力气很大。

      眉头皱起,安迷修终于抬头瞪了眼这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人:“我说过,我对于你的监督与教育只限于上学的时间,现在已经放学了雷狮同学。”

      雷狮嘲讽似的勾起嘴角,微倾身体凑向那个不可一世的委员长。四目相对时,明显看出那人平时认真严肃的眼里闪过几分慌乱。

      “所以说……”安迷修有些窘迫不安,看着雷狮精致帅气的脸庞慢慢凑近,他下意识的往后倒,想避开这个有些亲昵的动作。

      雷狮玩味的又凑近了一些,似乎发现了逗弄这位委员长的方法。

      “安迷修,你说过要让我改邪归正的对吧?那么仅仅是上学时间的话是不是有些太短了?”

      安迷修似乎在考虑这个问题,雷狮得逞似的笑了一下,把身子更加向下压去,却忘了安迷修的课桌已经倾斜成了一个很危险的角度。

      而雷狮却没有一点危机意识的想继续调戏这个有些慌乱的委员长,一点一点把身子压下去。

      “嘭–––––––”


      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,雷狮已经失去了平衡,猛得向前扑去,两人的唇就这么碰上了,一声巨响后,委员长安迷修就被雷狮压在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  背部跌在地板上很痛,可唇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使这位一向严肃的委员长瞬间脸红,他猛的推开雷狮,整个学校都回荡着他的咆哮。

      “雷狮!!!!!!!!!!!!!!!!!”

      这个学校里的人都知道,纪律委员长安迷修和校园霸王不良少年雷狮是死对头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这二人的关系变的更加恶劣。

==================

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,_(°ω°」∠)_
如果说按照不良少年雷狮×纪律委员长安迷修这个俗套的烂梗来写的话会怎么样?
如果想到了我就接着写吧。
哦,上帝啊,赐我一些文采吧!●| ̄|_

我我我我我知道我手残画的不好qwq马克笔也还不熟练quq别喷我QAQ

[追陵] 夜猎受伤后


*哇,好久没写文了,我不能再咸鱼下去啦qwq

*大概就是蓝思追带着金陵一行人上上夜猎,然后跟蓝景仪温宁走散后被妖兽袭击了qwq

*废话不多说,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        金陵脱了鞋,看着脚踝青紫肿胀的地方眉头不由得皱起,他咬着牙轻轻扭动了下脚踝,结果下一秒就疼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 他现在狼狈的坐在一个隐蔽的山洞里,衣衫不整,右手臂还开了一处伤口。皮肉向外翻,血液已经凝固了,染红了那一片衣裳,看着格外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 真是没用啊。他想,要是自己再强一点,还会怕那只妖兽吗?

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,那只妖兽暂时发现不了这里,先在这休息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来人是蓝思追,他同样也是遍体鳞伤,但总比金陵好一些。

       蓝思追蹲到金陵面前,看着金陵右臂上的伤口,抿了抿唇,道:“金公子,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不碍事。这点小伤不算什么。”金陵傲娇的开始逞能。

       蓝思追勾唇浅笑,都什么时候了还逞能呢,果然是大小姐脾气。又道:“但伤口有些深,不处理下的话可能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 说着把衣服上还算干净的地方撕了下来,仔细的给金陵包扎着伤口。金陵嘟囔道:“真的没关系,这点小伤怕什么!”但还是乖乖把手伸给蓝思追任他摆布。

       处理好金陵手上的伤,蓝思追道:“一直待在这等景仪他们来找怕是有些不妥,而且恐怕那妖兽会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金陵点头同意道:“也对,还是快点走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但是……”蓝思追看了看金陵的脚踝,“金公子,你的脚,没事吗?”金陵穿好鞋,扶着石壁悠悠站起来,边道:“无碍,我还能啊!!!!”话还没说完,就又坐回了地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无奈的笑笑,帮金陵把鞋子脱了下来,再用剑把一块木头削成木板,固定好后又想,用什么固定啊?

       下一秒,他想到什么似的,抬手解下了额头上的云纹抹额。把木板固定在了金陵的脚踝处。

        金陵呆了,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蓝思追的一系列动作,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 上次好像听蓝景仪说过,姑苏蓝氏的抹额只有在心悦的人面前才能摘,他的脸慢慢的红到了耳根,耳垂红的好像要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疑惑的看着金陵,道:“金公子,你的脸好红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 “没,没什么!”金陵不知怎的不敢抬头看蓝思追,唰的一下站了起来。“我们走啊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 金陵尴尬的又坐在地上,蓝思追无奈的笑笑,背着金陵蹲下道:“金公子,我背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金陵看了眼一身是伤的蓝思追,抿抿唇,扭头别扭道:“不要!我自己能走!”
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蓝思追也受了伤,还要背着自己逃命,感觉自己像个累赘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 但蓝思追还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动作道:“快上来,待会妖兽回来我们就真完了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要!”

       “金公子!”

      “不要!”

      “金陵,上来!”

      “不要!”

       “金如兰!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陵还是第一次听见蓝思追吼那么大声,只能哼一声后乖乖趴到了蓝思追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 金陵觉得,是不是姑苏蓝氏的臂力体力都那么好,金陵背着他在山林里走了将近半个时辰,也没见他喊累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蓝苑。”金陵突然喊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回头道:“金公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金陵眼神飘忽,语气状似不在意的道“其实,你以后可以直接叫我名字的,不用成天金公子金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低笑道:
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没了qwq哈哈哈哈哈哈嗝,只是一个小脑洞,我文笔不好求不要喷我QAQ

补课去了
两个星期!!!!!
下下个星期再见吧各位!